<xmp id="isckq"><menu id="isckq"></menu>
<rt id="isckq"></rt>
當前位置: 紅網 > 教育頻道 > 正文

一起違規辦學案牽出——EMBA辦學中的失范與規范

2018-05-02 13:49:29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晉浩天 張雅凌 編輯:蘇小莉

  日前,一起EMBA違規辦學案,引發了南開大學的大“地震”。據記者調查以及教育部相關文件顯示,該校在EMBA辦學中違規辦學問題嚴重、逐利傾向嚴重,而涉及其中的多位校級領導、學院領導輕則受到黨紀、行政處分,重則被免職。而因違規辦學,該校EMBA招生權也被撤銷。

  多年來,一說起EMBA教育,“亂象”“不規范”等都是繞不過去的關鍵詞。但此次違規辦學引發如此大的“內部震動”,確屬少見。

  EMBA教育,究竟藏著多少問題和隱患?它的規范與健康有序發展,又需要怎樣的內外部力量協同發力?

  1.起步晚但發展速度驚人

  EMBA,是高級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的英文縮寫,設立的目的是培養具有較強開拓創新能力和領導能力,適應國際競爭需要的企業家和高級職業經理人。

  1943年起源于美國芝加哥大學管理學院的EMBA,于2002年正式在中國落地。這一年7月,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辦公室正式發布《關于開展高級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EMBA)專業學位教育工作的通知》,批準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浙江大學等30所高等院校開展高級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專業學位教育。次年,國務院學位辦批準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和長江商學院開展EMBA教育項目。

  2009年,國務院學位辦批準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等32所高校為新增EMBA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單位。由此,我國具有開辦EMBA教育項目資格的院校達到64所。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我國EMBA教育采用市場化運作模式,國家賦予培養院校在招生、錄取和培養方式上較大的自主權,使EMBA教育基本上與市場的實際需求接軌。

  總體來看,中國EMBA教育雖起步較晚,但在過去10多年中有著驚人的發展速度——2017年英國《金融時報》全球EMBA項目百強榜單排名顯示,中國EMBA或中外合辦EMBA課程占據17個席位,其中前三名均為中外合作辦學EMBA項目。

  2.違規招生不斷 整治措施頻出

  雖成就斐然,但由于其辦學模式的特殊性,國內EMBA教育亂象不絕。

  記者梳理發現,2005年至2007年,國務院學位辦對首批30所試辦EMBA教育的院校進行了EMBA專業學位教育評估,發現“一些學校對EMBA教育項目缺乏整體設計,在辦學理念、課程及教學環節設置、管理制度及執行之間有脫節現象”。

  針對評估中出現的問題,國務院學位辦2007年12月轉發了由全國工商管理碩士(MBA)教育指導委員會制定的《關于EMBA培養過程的若干基本要求》,對EMBA教育的管理體制、招生管理、課程設置和學分要求、論文撰寫指導和答辯、教學管理等方面進行了詳細規定。

  2009年,國務院學位辦對中山大學等10所高校在2007年、2008年EMBA招生中出現的違規行為進行了通報,并要求限期解決,否則將停止EMBA招生授權。

  2014年,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中組部、教育部聯合下發的《關于嚴格規范領導干部參加社會化培訓有關事項的通知》明確指出,嚴禁領導干部參加高收費的培訓項目和各類名為學習提高、實為交友聯誼的培訓項目,EMBA項目位列其中。

  而堪稱“史上力度最大的EMBA整頓行動”發生在2016年。根據教育部發布的文件要求,從2017年起,EMBA將納入全國統一的碩士研究生入學考試,由教育部統一劃線、各學校按需調整錄取。

  “這有效規范了EMBA的管理,很大程度上遏制了高校違規招生。”陜西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吳合文說。

  3.個體牟利失控 行業監管不力,EMBA教育亂象,為何屢禁不止?

  “高校提供學歷教育包括全日制和非全日制兩種形式。全日制學歷教育受制于學費標準限價,但高校的投入主要用于全日制學歷教育,因此對學校來說,全日制學歷教育一直處于收入低于支出的不平衡狀態。”吳合文分析指出,包含EMBA在內的非全日制學歷教育的定價機制、授課模式、管理方式等都相對靈活,高校操作的空間很大,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平衡全校辦學收支的作用。很多高校通過舉辦EMBA獲得經濟利益,EMBA也因此成為高校市場化辦學問題最突出的領域。

  吳合文坦陳,在EMBA的長期辦學過程中,高校內部已形成了一個穩定的利益團體,包括校內相關管理人員、部分核心授課教師、合作的社會中介機構等。他們將EMBA作為個體獲取經濟利益的渠道,通過較為隱蔽的違規招生、降低教學質量、隱形收取其他費用等方式獲利。雖然文件規定要實行“統一管理、統一核算,收支兩條線”,但實際上多數學校依然采取分成的做法,學校收取少部分管理費,多數費用依然被部分管理者內部分配了。“在制度監管不完善的情況下,一些高校出現的違規辦學,原因不外乎兩種,一是制度不完善;另一種就是為了牟取個體經濟利益,EMBA的相關人員在管理中出現違規招生、貪污腐敗、管理混亂等行為。”吳合文因此強調,歸根結底在于經濟利益。

  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教授洪成文則指出,行業監管不力也是不能忽視的重要原因之一。“MBA(工商管理碩士)也罷,EMBA也罷,至少應該在政府監管外,有一個行業質量監管機構,比如在美國,就有一個認證理事會的機構。能否有資格招生,文憑有沒有價值,招生和培養過程有沒有問題,是培養單位自律和行業認證的責任。”

  而在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看來,“深層次的原因在于高校沒有頒發學位證書的完整權利,我國包括EMBA教育項目在內的學位,實際上是由政府負責。高校作為既沒有完全權利,也不負完全責任的委托方,在學歷出現問題的情況下,所受到的懲治遠小于其可以獲得的利益”。

  4.建立健全EMBA評估制度,如何真正遏制EMBA亂象?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認為,調整、改善EMBA監管機制勢在必行。“要給予監督者更好更完善的保障體系,降低監督者的成本以及風險。同時,在出臺更加具體、細致、嚴格規定的基礎上,整合政府、民間以及行業力量,共同對EMBA辦學管理進行監管。”

  吳合文特別強調,進一步規范高校EMBA,首先要建立健全EMBA評估制度,建立常態化的EMBA評估,而不能僅僅依靠教學指導委員會。“最好由第三方評價機構進行評價,同時加強EMBA辦學資質的動態調整,對于辦學質量差的及時予以懲罰,對于違規辦學實行一票否決。”

  “當然,也要杜絕EMBA的利益部門化。”吳合文指出,舉辦EMBA的機構不能將獲取的經濟利益以各種津貼補貼的形式發放,除了留下基本的運行經費,多數經費應該投入到相關學院的辦學條件改善和教學質量提升等方面。

  儲朝暉認為,最根本的是要變革“學位的管理制度”,“學歷學位的認證更加規范,就要讓權力和責任的主體更加明確,厘清高校與政府之間的權責關系,將學歷學位的責任落實到高校。”

  “規范管理是一個長期工程。遏制EMBA亂象的關鍵還是要形成學位質量保障的系統工程。”洪成文說,“政府有政策,行業有行規,學校學位價值有區別。因此,整頓是一方面,引導卻是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我認為,一個EMBA招生培養可以做,以及不可以做的清單,到了出臺的時候了。”(記者 晉浩天 通訊員 張雅凌)

頻道精選

綜合資訊
企業推廣
云南快乐十分如何玩
<xmp id="isckq"><menu id="isckq"></menu>
<rt id="isckq"></rt>
<xmp id="isckq"><menu id="isckq"></menu>
<rt id="isckq"></rt>